當期展覽

2016/09/24(六)金車文學講堂:石芳瑜【閱讀,書店與寫作的三重關係】

刊文

2016.08.13


【金車文學講堂】
講師:石芳瑜
講題:閱讀,書店與寫作的三重關係
日期:2016/09/24(六)14:00-16:00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號3樓)
聯絡窗口:02-2595-9650黃小姐
報名網址:http://www.kingcarart.org.tw/?opt=activity&cate=1&id=221
大學就讀輔大圖書館系,畢業後赴美深造傳播藝術碩士。曾任職公關公司、有線電視、廣播電臺。熱愛閱讀,2011年開起「永樂座」書店。曾獲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等若干大型文學獎。著有《花轎、牛車、偉士牌:台灣愛情四百年》、《就這樣開了一家書店:永樂座的故事》。

獨立書店x小書店
老師回想當時開立「永樂座」是覺得有買書的需要,開店前已暫離職場很長一段時間,當時很想工作,但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由於自己喜愛閱讀、畢業於圖書館系,加上喜愛逛二手書店,身邊還有許多瘋狂書友「出去一趟就會提一袋書回來」那時覺得:如果開書店怎麼會沒有人買呢?衡量新書銷售量已不如以往,二手書收書、賣的過程雖較為困難,但相對言好玩許多、利潤可能較高,直到後來踏入這一塊後,發現開書店仍是困難的。

以前沒有『獨立書店』這樣浪漫的名稱,獨立書店就是小書店,也許大家覺得吃東西買衣服是生活中比較需要的,看書的人越來越少,小書店也越來越難以經營。為什麼獨立書店重要?老師認為「文化和知識不該被大集團所壟斷,需要各種樣貌,每一家書店,因應不同的經營者帶來不一樣的感覺就像是每間獨立的咖啡廳都有開店者的味道與風格,這是一種人文性和心靈感,應該被重視。」

家庭生活與寫作
大學就讀圖書館系畢業後任職公關公司,兼職採訪與書稿撰寫。以往當一個平凡的上班族,薪水與職位有提升便有了成就感,結婚後離開職場以家庭為重,生活圈越來越小,在孩子就學後一個人在家中便開始經營部落格與接採訪,保有持續工作的感覺,隨著時間越久擔任採訪寫手的工作漸漸失去意義,便開始著手寫作:35至40歲間正式踏入寫作領域,曾獲林榮三、時報文學獎等大型文學獎,老師自認起步很晚,當時對自己的寫作才華存疑,看到許多後起之秀,認為寫作就像繪畫一樣是夢想「如果你作不到的話就回去當一個上班族。」老師問自己「一定要寫嗎?自己寫得出來嗎?」在寫完《花轎、牛車、偉士牌:台灣愛情四百年》,決意收筆退出舞台,那時想說若不寫作要作什麼?退到一個提供舞台的位置,任職公關公司的工作背景讓老師想成為日劇「重版出來」裡的編輯-成為作家的推手。

從創作者轉移至幕後推手
寫作給了老師打破單調平順生活的力量,開書店這幾年的職場經歷,讓她更加認識自己,除了磨練工作能力、找回自信,大量的活動更充實了心靈。在經營面上,老師覺得自己沒辦法和生意人劃上等號,年輕的時想成為事業女強人,卻隱約想要創作,直到後來才發現自己一直都想要寫作,也因為這幾年的工作經歷使她了解當時創作的瓶頸在於「自己的生活太簡單」。有了書店後視野變寬,老師說「為什麼要那麼在乎別人給你肯定這件事情,如果真心覺喜歡創作、覺得創作是很重要的夢想或是興趣,這件事就是妳一輩子所要專注努力的。」同時老師提到工作的重要性「如果退回成一位專職的寫作者,沒有工作的經歷,也許我的人生沒辦法這麼豐富,所以工作其實帶給了寫作者很大的能量。」

關於閱讀、小說與寫作
閱讀為何重要?老師認為「一定要有大量的時間閱讀,閱讀是任何一個作家很重要的養份,工作是一種實際的經驗,閱讀是一種想像的經驗,有時候還是隔了一層,妳必須有人生閱歷,或親自去走走。」經由閱讀、生活與工作才有辦法將寫作的養份支撐起來,老師發現自己的寫作能量回來了「寫作是一個有機體,除了你的人生經驗、興趣與企圖心,文采是可透過閱讀來練習的。」鼓勵想寫作的人多讀各國作家的作品。

老師分享經營永樂座這幾年最大的收穫除了經營面、心靈和提升自信,更希望能藉此與大家分享閱讀的重要性,在聊天過程中,老師分享到小說能帶啟發思考、增加創作能量與生活知識,在創作能量回來之後,老師發覺天份不是唯一決定寫作的因素,而是妳可不可以從中得到很大的成就感。
文字與書籍是乘載人類思想最多元的工具,寫作是替時間留下證據,老師的目標不是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商人,開書店是希望能推廣閱讀的好處,同時也希望分一部分力量持續寫作,這兩件事相輔相成,也使她很快樂。

老師很喜歡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曾經說過的一段話「一部小說如果沒有發現一件至今不為人知的事物,是不道德的。認識,是小說唯一的道德。」老師認為寫作有很多意義,小說當中也會有很多離經叛道的情節、或邪惡的事情,這些都不觸及道德,小說應該帶領讀者認識人性、發現事情。閱讀也是在發現事情,老師覺得不喜歡寫作沒關係,但要閱讀,因為它會帶你認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