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我從未忘】黃武芃-油畫展

  • 作品名稱

    帝與帝

  • 藝術家

    黃武芃

  • 年代

    2016

  • 尺寸

    97x106cm

  • 材質

    油畫

  • 作品名稱

    帝江Chaos

  • 藝術家

    黃武芃

  • 年代

    2015

  • 尺寸

    75x88cm

  • 材質

    油畫

  • 簡介

    獄女邁開步伐,信心十足地。但似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回了過頭。農舍卻已經不見了。只有這時才壟罩在四周,彷彿無邊無際、不生不死的迷霧,輕撫般地流動著。一隻如紅色腫包般的異獸,靜悄悄得睡在地上一個像「巢」的坑洞中。(文 黃武芃)

  • 作品名稱

    泰殛帝為其執律

  • 藝術家

    黃武芃

  • 材質

    油畫

  • 作品名稱

    活著如遺屎

  • 藝術家

    黃武芃

  • 材質

    油畫

  • 作品名稱

    坤宇若糞坑行者皆爬蛆

  • 藝術家

    黃武芃

  • 材質

    油畫

  • 作品名稱

    死亡不是生命的終結

  • 藝術家

    黃武芃

  • 年代

    2015

  • 尺寸

    86x68.5cm

  • 材質

    油畫

  • 簡介

    『生命的終結不是死亡』這主題跟神話中的死亡觀有關,死了又活了,如山海經中女娃死了變成精衛鳥,然後精衛鳥撿石頭跟木頭去填海,這不就是『轉化的生命觀』!這並沒有要傳達佛教上輪迴轉世或善惡不明的警世語﹐或許畫中的語言也是透過論述來表達一種現實主義性。(文 VENUS)

  • 作品名稱

    山海峰會

  • 藝術家

    黃武芃

  • 年代

    2015

  • 尺寸

    98x115cm

  • 材質

    油畫

  • 簡介

    有「幽都之山」立其上,「赤脛之民」無數而生。見天者洞開,滿溢出也。(文 黃武芃)

  • 作品名稱

    人的光輝

  • 藝術家

    黃武芃

  • 年代

    2015

  • 尺寸

    102x98cm

  • 材質

    油畫

展覽介紹

揮灑生命的詩篇 黃武芃展現自我
黃武芃,現為台灣師範大學特教系資優美術班學員,展覽經驗豐富,作品也廣為國內外美術單位典藏。生於台中的他,因為母親從事貿易工作,而跟隨著母親於國外奔波,直到上小學才固定在台北唸書。對於國高中體制學習無法適應,就讀大安高工時,獲支持實行「在校自學方案」。學校曾協助舉辦油畫個展,而展現其美術天賦,在校師生們亦為之驚豔。於今,悠遊於台師大中自選文學與藝術課程,並共修英﹑法﹑日三門語言,不斷的學習並精進自我。
藝術家黃武芃從小喜好閱讀文學作品,從國中開始對漢文學產生極大興趣,並希望從漢文學延伸出一種帶有其特色的創作方法。創作古詩詞作品,從五言至七言絕句到破除格律書寫賦文,並融合日本文學及西洋文學等,開創屬於全新視野的新詩文作品。而我們也可以時常見到詩在武芃的畫中出現。一起來欣賞武芃的詩作。

《江上一帆》
千樹煙火,一帆春色琉璃,妖妖跋扈。
花木彌生,未逢南夏秋更,時興葉月。

《常夜間,紅男綠女》
斑斕小徑,花開富貴荷鋤,一竿竹影。
三千時空,舊時積林蓊鬱,常夜之中。

《人間綴.百鬼夜行》
山下白雨,山上細線如雪,夏目輕濛。
古寺人間,奈良妖怪小逕,履之寂寞。
黃昏日沒,江戶夜裡紅籠,神發奕煥。
隱里之人,邀君燧燈夜行,與其癲癲。
百鬼狂歡,宴乎如風暴雨,歌曰今夜。
張狂巡禮,疾走碧宇村間,徬徨一餐。
業已忘憂,人妖幻想之境,星間飄流。
塵囂妙術,不知隔年隔夜,兀自私語。
浮生三世,不過樽前杯酒,形象虛實。
斛底昨夜,錦衣彩霞斑斕,譬若晨夢。
妖幻之際,弗覺從時之戲,魅惑狐迷。
俯首弄今,神祇無常釋戀,飛花落葉。

美術天分優異
在美術性向上,雖從未正式接受過任何師資培訓,但卻得到很多藝壇畫家前輩的關懷指點,對於武芃的作品相當讚嘆於其本身自由奔放的個性化且自信的創作力﹑不受限於體制格局﹔加上喜愛的北宗重彩等亞洲元素薰陶下,注入其繪畫中自成獨特藝術語言,畫風自由度中亂中有序,表達主題明確而不用古法,每一成長時期皆有其隨性之鮮明特色。目前對於台灣社會政治運動風氣下,開始藉由時事作一系列人物特寫與事件紀錄,作為現實藝術與現實融合之生活體現。近年來,更嘗試創作立體作品,藉由不同媒材的承載,訴說自己對於這個事件的想法。
小學的時候,曾經塗鴉過漫畫,以當時大家耳熟能詳的「小朋友齊打交」為主題延伸,而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接觸素描。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武芃的媽媽因大學同學的介紹將武芃引薦予楊永福老師,進入楊老師家中時,恰巧老師正在做畫,油畫的特性,引起武芃的興趣並時常練習。
「母親應該要做個水龍頭,不一定要依循體制,需要的時候再打開,不要的時候再關起來,不要加以限制」楊永福老師這麼說。這番話也像是為武芃的媽媽打了一劑強心針,讓她了解到「原創性的理由是非常簡單的,不要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也不要用現有的體制去加以規範,這樣反而侷限了武芃的發展。」

細說展覽主軸
此次個展的主軸為「論現實與神話在作品中的異形性」,在大大小小的『事件』中,發現了台灣的獨特性,創作開始注意到與現實接軌的可能性,因為神話學的研究,體悟『神話』是一種精準的語言,每當重大『事件』發生時,『神話』就會產生或是改變,相當地反映現實,甚至應當直接形容:「神話就是現實」。
當『現實』被以變形的方式記錄下來時,它已成為了『神話』。神話中有『帝』,現實亦然,當下創作祈能連結起一個現代版的山海經,山海經所述說的神異世界,就可以是我們所處的當下。創作表達旨在連結神話與現實的關係,使其現代化,從而試圖建立起一個『台灣現代神話』。

武芃對《山海經》這樣的神祕文化非常感興趣。根據《山海經》中的記載,「逐鹿之戰」最終是黃帝獲得勝利,但在武芃的作品裡,「炎黃大戰」是以「學校進行民主選舉的形式」呈現,『炎帝』為數屆當選者,『黃帝』則以挑戰者的姿態出現,世上無處不帝。相同的概念應用到我們所處的世界,現實亦可能成為神話,以畫作「百億縣長」為例,「百億縣長」處在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住在越住會越大的房子裡,手舞足蹈,自為歌嘯﹔當現實被武芃以變形的方式記錄下來時,它已然成為了神話,神話中有『帝』,現實亦然,當越來越多『帝物』被武芃集合起來時,武芃希望將此連結起一個現代版的山海經,山海經所述說的神異世界,就可以是我們所處的當下。

古人的文化不僅僅是古人的,也是我們重要的文化資產。武芃旨在連結神話與現實的關係,使它不單能以古人的型態出現,還能現代化,現在我們做了這些,仍還沒結束,這僅僅只是開端而已,透過武芃的創作﹑讓觀者得以理解他的理念。

展場資訊

日期

2016.05.07 - 2016.06.26

展館

南京館

其他藝術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