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萍島】蔡幸娟 油畫創作個展

  • 作品名稱

    弔念

  • 藝術家

    蔡幸娟

  • 年代

    2011

  • 尺寸

    90×180㎝

  • 材質

    油畫

  • 簡介

    這幅作品是在日本大地震過後所創作的作品,畫面下方深藍色的波浪代表著吞噬許多人的海嘯,而斑馬的背影及蹲在船中的人物則象徵著因海嘯而離我們遠去的生命及流離失所的人們,而拿花的女孩則象徵著內心中欲幫助、撫慰這樣的哀痛,而遠方的樹林及人物則代表著與海水相隔的另一個世界。藉由這些組合,讓我們了解到人生是多麼的多變無常,天災雖然很殘酷,但它也告訴了我們,即使人生是如此的脆弱,我們還是要擁有希望及勇氣地過著人生的每一天。

  • 作品名稱

    扼頸

  • 藝術家

    蔡幸娟

  • 年代

    2010

  • 尺寸

    50×100㎝

  • 材質

    油畫

  • 簡介

    在創作此幅作品時,剛好在報紙上發覺了一張無尾熊被車子撞上且卡進車身的照片,看到的當下有種與當時憂煩的內心狀態相符合,於是藉由動物的圖像來表達一種被現實緊緊束縛住的感覺。有時在外界的壓迫下,自我所感受到的束縛與動物們被關住或困住的狀態差不多,除了都動彈不得外,內心更帶有濃厚的不情願心態。於是筆者想藉由此幅作品來表達自己那種想要脫離束縛、限制的心態,因此藉由畫面中央那較抽象、輕薄的顏料來表現內心中欲衝撞現實束縛的感覺。

  • 作品名稱

    兩個世界

  • 藝術家

    蔡幸娟

  • 年代

    2010

  • 尺寸

    91×116.5cm

  • 材質

    油畫

  • 簡介

    疲憊且無名的侍者彷彿就是自我的化身,都是強大的資產主義下的小小螺絲,與身後那看似唯美且繁華的城市景象格格不入。雖身在其中,但卻被明顯卻看不見的界線所隔離。對侍者及筆者的自我而言,後面的繁華城市及餐桌上的景色有如夢境一般──既真實卻又模糊、雖近但又距離遙遠。

  • 作品名稱

    有何差異2

  • 藝術家

    蔡幸娟

  • 年代

    2009

  • 尺寸

    60×60㎝

  • 簡介

    這幅作品延續「有何差異?(1)」的思維,並藉由金魚、金框的象徵來欲表達人在追求物質欲望下的狀態與動物的差別更模糊不清。不同於作品「有何差異?(1)」,人的肉體外觀在這邊幾乎完全消失,除了外在的衣物外,此時的人身體及內在幾乎成了動物的狀態。另外搖晃的狗頭,則顯現出人的自我在這邊已經完全的迷失,不管是內心裡的自我還是外在的面孔,都隨著追求欲望的過程中越來越搖擺不定甚至到完全消逝。

  • 作品名稱

    有何差異

  • 藝術家

    蔡幸娟

  • 年代

    2009

  • 尺寸

    120×60㎝

  • 材質

    油畫

  • 簡介

    在半封閉的空間中,坐躺在浴缸中的肉體逐漸被浴缸及水吞噬、淹沒,只剩下部份的肉色肢體,在這種情況下的身體與左方面部模糊的狗幾乎沒兩樣,都只是肉塊的組成。此作品藉由將這人與動物的影像並置在一起是欲表現當自我過於追求欲望而失去自我時,其身體及自我都與動物沒有什麼差別。當失去自我之時,到底殘留下的是人還是動物、是動物還是人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

展覽介紹

1.
您的作品中有不少看似超現實的場景和角色,請問您是如何設定這些畫面和景物?又是從何而來的靈感創作出這樣超脫現實的景象呢?
在我的作品中,空間的意象其實很不明顯,是因為我把他們歸類為一種記憶+內心情感上的綜合體,它們像是一種跨時間性的橫向複合狀態,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選擇長方形的畫面,因為在拼湊影像的時候,也代表著是在統整及紀錄我某個時期的心理狀態。因此在創作時,我選擇以影像拼湊的手法來展現我個人的內心衝突。
而靈感的來源…這實在是很難說,我一開始是從自己拍攝或蒐集來的影像來當作創作時的影像,但在構圖方面就只能靠自己當下的感覺,最近則因為越來越喜歡傳統國畫和日本畫中留白的意象,因此在構圖上漸漸的受到它們的影響,試圖一邊表現自己想表達的情感,一邊利用這種「放」的留白意象來放大我所欲表達的情感。不過這個手法我到現在還沒有達到我能夠收放自如的表現,希望之後的創作能夠更完整的表現出「收、放」的意象。

2.
在您的作品中,可以看見不少安靜、穩定,卻又有點令人窒悶的情緒,請問您對於這樣的畫面安排和決定有甚麼特別的用意?想傳達甚麼給觀看者呢?
如同上面所說,因為我欲表現的是個跨時間性的內心狀態,因此我常將生活中的影像從某個點的情感或是記憶中抽取出來,以不同時間點及不同意義的圖像來象徵我內心那種衝突、苦悶的狀態。
而此’濃厚’的負面情緒之所以為創作的表達中心,是因為來自生上的糾結與掙扎,欲以此消極的抗議態度來抒發生活的苦悶,但除此之外,我有時也會在這種令人窒悶的情緒上,試圖加上一種對於未來的樂觀與撫慰的態度。因此我的作品除了是我個人情感上的抒發外,也可說是我個人住生活上的產物。

3.
本次展覽名稱選用”浮萍島”,有一種強烈的漂流意象,是否源自獨自一人北上求學工作的心情寫照?這之中是否有帶來特殊的體悟或感觸?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有過這樣的經驗:當你一個人獨自在公園或是學校操場上運動時,是否有注意過自己與其他人的關係?在一直不斷著繞著圈圈的運動者之間,彼此雖不認識,但卻做著同樣的事-不斷的繞著圈圈著。而在這個繞圈圈的過程中,你有時會跟某些人擦肩而過,有時會超越過某些人,有些時和則是被超越…不知道為什麼,在思考此次展覽名稱時,考慮到與作品的關係外,我第一個就把我在台北的生活聯想到這個「公園/操場」的運動上,因為生活不就是這樣嗎?有時你會與人有所交集,彼此並肩向前;有時你會超越了某些人、或是被某些人超越;而更多的時候,你會與某些人永遠無法再交集,因為彼此都走出了那個圈圈…,因為如此,我想藉由這個展覽名稱來表現自己與他人的關係-一座座宛如沒有根的浮萍島嶼,有時會跟其他島嶼相連;有時會自己在原地打轉;而有時會隨波逐流…,這個概念除了影響我的創作中心外,也是我對當今現實生活那種疏離、冷酷、無力改變的一種提問及記錄。

4.
而在這漂泊的過程中,是否尋求到所謂的歸屬感?或是更清楚自己來去的方向與目的?
老實說,我覺得我身邊非台北人的朋友大多都跟我一樣感到困惑,因為在北部念書,所以對於台北的熟悉度比對家鄉還對多,但又無法對台北產生一股跟家鄉一樣的歸屬感,對我們來說,越是生活下去就越不了解自己的定位在哪裡。因為我們從大學時便離家北上念書、畢業後選擇熟悉、就業多的台北為工作的地點,在台北生活的時間不知不覺中佔了我們一生的快一半,但這樣充滿功利、物慾主義至上的城市,與我們那充滿陽光、溫暖的家鄉相較起來,更無法讓我們產生了歸屬感。
但諷刺的是,現在即使我們選擇回家鄉發展,所需要的勇氣比一個人在台北生活還要大,因為成年之後的我們對家鄉不再熟悉,將近十年的時光讓人、事、物不再相同,除了漸漸老去的父母、還有對既熟悉又陌生的環境所產生的矛盾,在這樣漂泊的矛盾心態下,唯有活在「當下」才是眼前的一切;然而這卻造成了我們越來越依靠外在的物質慾望來填滿內心的空虛感,就這樣陷入了一種無解的循環裡。
因此當我在創作時,我希望自己能夠從這種空虛、衝突的人生循環裡跳脫出來,以作品當作自我的抒發及不忘初衷及自我的所在。

5.
最後想請問,是否會想要回到故鄉工作和生活呢?
隨著年齡的成長,我開始思考這類的問題,雖然會想要回到熟悉的故鄉,過著悠閒的生活、陪伴自己的親人、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之類的「夢想」,但我不認為現在的我還有足夠的能力去實現這樣的人生的目標。我希望再過幾年後,自己在台北「闖蕩」了一陣子後,有了更充足的知識、經驗及些微的資產後,再回到台南來繼續發展我的藝術人生之路。

展場資訊

日期

2012.05.19 - 2012.07.08

展館

承德館

其他藝術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