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冠崴–金屬創作展

  • 作品名稱

    《虛像NO.1》

  • 藝術家

    黃冠崴

  • 年代

    2017

  • 尺寸

    21x15x8cm

  • 材質

    金屬

  • 簡介

    鐵珠、不鏽鋼

  • 作品名稱

    《英雄幻象-Batman》

  • 藝術家

    黃冠崴

  • 年代

    2017

  • 尺寸

    11x17x21cm

  • 材質

    金屬

  • 簡介

    鐵珠、不鏽鋼

  • 作品名稱

    《光學暫態-雙足》

  • 藝術家

    黃冠崴

  • 年代

    2017

  • 尺寸

    30x41x140cm

  • 材質

    金屬

  • 簡介

    鐵珠、不鏽鋼

  • 作品名稱

    《光學暫態-頭像》

  • 藝術家

    黃冠崴

  • 年代

    2017

  • 尺寸

    26x34x100cm

  • 材質

    金屬

  • 簡介

    鐵珠、不鏽鋼

  • 作品名稱

    《光學暫態-女體》

  • 藝術家

    黃冠崴

  • 年代

    2017

  • 尺寸

    28x43x130cm

  • 材質

    金屬

  • 簡介

    鐵珠、不鏽鋼

展覽介紹

文、照片/黃郁婷 作品圖、資料參考/黃冠崴

❐焊出自己的科幻戰士與世界❐
「從科幻作品看到的視覺衝擊以及個人感受的經驗,進而轉化為藝術創作的養分」
----

採訪時坐在對面的黃冠崴,聊起天來思緒飛轉,說到創作與科幻電影雙眼發亮了一下。在創作上頗有想法的他,以一顆顆鐵珠,焊出他的生化戰士與科幻世界。

▸ 對數字在行的創作者
黃冠崴的父母皆為廚師,從小幫忙讓他對於餐飲有了興趣,還有一個跳Tone的愛好「看財經報紙與節目」。一路學習上來,他曾想過走入餐飲業或是成為會計,卻在高三時從三類轉至一類組,並在升大學時所填的商管、餐飲、藝術各類志願中,出乎意料地落在台灣藝術大學。

▸ 分子組成的萬物
進入大學後,相比於其他高中科班出身的同學,黃冠崴在大一時的基礎課程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與課後時間進行練習,以通過考核。在大二時密集的各類媒材課程讓他首次接觸到金屬創作,一個製作葡萄的作業讓他開啟以鐵珠為創作的想法。當時他看在眼中覺得這樣一顆顆的鐵珠,像是高中選讀三類理科所學,組成生物的分子,當中又有質子、中子與電子,萬物皆由分子組成,與他之後以圓形的鐵珠為創作的理念不謀而合。

▸ 來自電影的催化與啟發
大三分組時,多變的工法與形塑方式是黃冠崴選擇金屬為第一志願的原因。自小受到漫畫與科幻電影的薰陶,《鋼彈》、《鋼之鍊金術師》是必讀選書,從《異形》《守護者》和《雷神索爾》、《變形金剛》、《環太平洋》…等科幻電影則是啟發他創作的催化劑。
從電影中,他不只看到想像力與酷炫的特效,也在看完每部電影後對現實進行反思,以及琢磨人和科技之間的關係與形象。在電影《鋼鐵人》所穿的全身裝備,像是從中古世紀所穿的盔甲演變而來。《蜘蛛人》所著的緊身衣,在現實中像有動漫的Cosplay。以及科幻電影中常見的「賽博格」與真實生活中的人工心臟、義肢、助聽器…等,本質上有所雷同。科幻電影當中的元素是那麼不可思議,卻又十分具體存在於現實世界當中,黃冠崴便將這些思維置入創作當中。

▸ 科幻的無限性
科幻電影當中超現實的元素,啟發了黃冠崴在創作上的靈感。他舉例《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Terminator 2:JudgmentDay》當中的新型號終結者T-1000有著超合金機械骨骼,體表採用仿真的人工活體組織,身體為可還原的液態金屬所構成,具有恢復液態金屬身軀的能力,能在固、液態之間隨意轉換的機器人,可說是突破大眾對於機器人的印象與開啟了無限想像與可能性。美國超級英雄電影《守護者 Watchmen》當中的曼哈頓博士(Doctor Manhattan)身體構造由「粒子」所組成,能夠控制粒子、進行型態變化,讓黃冠崴對人體內部「DNA組成」的認知開啟更多遐想。

▸ 記憶連結與靈感
在看完科幻片後,特效帶給人視覺上的滿足與刺激。黃冠崴會將印象深刻的畫面存於腦袋當中。在生活當中,手中的物品與看到的物件,甚至在五金行看到的零件,都可能像科幻電影般,激起他腦中神經勾起曾看過的電影畫面與特效場景,進而思索起如何將物件與作品結合,這樣「連結」的習慣便是他與腦中科幻畫面的互動機制。

▸ 鐵珠的投射
黃冠崴認為「圓或球體的形體隱藏在日常生活之中,從宇宙的星體到生活中的汽、機車甚至在人的身體都有它們的存在,微觀上有原子、質子等等,在沒有受到外力的干擾下,物質會自然而然地縮成圓形,因此圓不是人工形態,它是自然界秩序下的產物。」這些「球體」與人們有著神秘的距離感,它們是組成物件與人體的元素,卻在現實中為肉眼所不能覺察。
在創作中黃冠崴所使用的鐵珠為DNA的投射,他想將人類內部的(細胞與DNA)變化以肉眼客件的方式來呈現,他以《蜘蛛人1 Spider-Man》電影中主角被蜘蛛咬到後,DNA的重組畫面為想像,試圖感知與幻想自己身體的細胞與變化,將異想的畫面,投射至作品中。

▸ 創作過程
黃冠崴創作時,先以土塑出理想中的型態,製作石膏模、取出土,再將鐵珠依次擺進模中,擺完一部分後進行焊接,並在完成後將脫模焊接將它們結合。接下來以不銹鋼條堆焊在鐵珠構成的表面,他表示推焊形成的表面如同泥塑的肌理更加寫實,並將部分鐵珠的形象藏於內部。
鐵珠為主要創作媒材的黃冠崴表示,鐵珠的焊接過程接合的狀態,像是DNA結構的樣貌,透過中空的雕塑作品,讓觀者可窺見人體的內部狀態。他喜歡鐵珠熔融焊接的過程,從一開始無法固定焊接到後來反覆練習的熟練,與從一開始嘗試以單一尺寸,至今使用各種尺寸的鐵珠來組成,表現的效果各加有變化與律動感,都是經驗的累積。堆焊不銹鋼後,黃冠崴便會用砂輪機進行打磨,其中產生的痕跡與光線產生的變化,如同素描的明暗與灰階,讓觀者視覺上具有流動感。而高溫焊接使金屬表面的色澤,就像是顯微鏡底下的微生物細胞。

▸ 材質與理念的變化
大學時期一開始密集的鐵珠組成「人」的形態,至現在黃冠崴就讀北藝大研究所,將不銹鋼流動的質感與充滿光澤的肌理應用到作品上。從2017年的作品《光學暫態-頭像》當中,以科幻電影的角色與人的頭部作結合,以拼組的方式,保留兩者部分的外型,將鐵珠的坑洞與不銹鋼的鏡面光亮作融合,對比的質感也引發觀者對於主客體的思考。

展場資訊

日期

2018.03.10 - 2018.05.06

展館

承德館

其他藝術家作品